中博艺汇 论文 博拍堂

梅子初青

叶英挺 

  在封建社会,宫廷的指令往往就是最高的社会动力。比如,对于一个瓷窑的发展,比如象龙泉窑成就它名窑的事实。因为由官方主持烧造,能够强占优质瓷土和原料,劳役天下能工巧匠无偿使用,加上分工细致,生产不汁成本,制作技术熟练精湛,“官器”总是代表着当时制瓷业的最高水准。所以无论是生产“贡器”,还是设立官窑,都是促成龙泉窑快速发展的最大动力因素。龙泉窑历史上的三次辉煌都是与宫廷密切相关的。

  五代到北宋早期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宋太祖赵匡胤留下的这句话足可让后人想象他当时的霸气。然而吴越国的统治者钱氏却毫无斗志,极力与中原君主修好,不仅甘于俯首称臣,并以不计其数的“秘色瓷”,金银珍宝来换得“酣睡”。《宋史》卷四百八十,列传世家二(吴越钱氏)“太平兴国三年三月来朝, 进……越器五万事,金扣越器百五事”。又《宋会要》:“太平兴国三年四月二日(公元九七八年)朝, 进……瓷器五万事,金扣瓷器百五事”。太平兴国三年即公元978年,当时贡奉北宋太宗的秘色瓷器达十万多件,如此巨大数量的贡瓷应该不是在自愿条件下进行的,而这样庞大的生产量也是越州窑所无力承担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龙泉窑青瓷便是以担负这样一个“和平”的贡器使命换来它本身发展的契机。越窑最先进的生产技术传人了龙泉窑,一批优秀的瓷匠也在龙泉安家落户,加上有了资金的支持,龙泉窑的产品质量得以迅速提高。宋人庄季裕《鸡肋篇》:“处州龙泉县……又出青瓷器,谓之秘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宣和中禁庭制样须索,益加工巧。”越州“秘色瓷”的第二阶段是后来居上的龙泉窑青瓷产品。从五代到北宋前中期,龙泉窑一跃而为江南第一名窑。

  那些被无数人所吟咏赞叹的“秘色瓷”,也是龙泉窑青瓷演绎它美仑美奂传奇的开始。

  北宋后期到南宋

  粉青、梅子青是公认的青瓷釉色的颠峰,这两种釉色自然也成为龙泉窑达到鼎盛时期的标志,它不仅意味着龙泉窑制瓷技术水平的提高,其本身也包含厂更丰富的审美意蕴。这似乎又和艺术细胞发达的南宋皇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南宋龙泉窑很多器皿的新造型都是传承古代青铜器演变而来的,如尊式瓶、琮式瓶、鼎式炉、鬲式炉、簋式炉、八卦炉等等。人们在审视这些玲珑隽秀的南宋龙泉窑青瓷的时候不免发出惊叹,这些充满贵族气质造型的瓷器有着太多官窑器的影子。官窑是一种垄断,官窑器是不准民间仿制的,龙泉窑青瓷与官窑器的相似只能说明它是受了官窑器的影响,而不是龙泉窑以民窑器来影响官窑器,就象自下而上的民主在封建社会是不可能的事实。这时的龙泉窑还出现了黑胎青瓷,有些器物底部还有支钉垫烧的痕迹,黑胎及支钉垫烧工艺在龙泉窑青瓷的内部发展脉络中找不到相应的发展轨迹,尤其裹足满釉支烧的工艺对于龙泉窑来说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些工艺风格上的骤变显然是受到外界制瓷技术冲击的结果,最有可能的就是朝廷的干预。尽管南宋皇朝拥有着修内司官窑与郊坛下官窑,可能还是满足不了宫廷的用瓷需要,又或者种种原因,便派遣技术人员和官僚在龙泉等地监制“供器”。现在的大窑龙泉窑遗址还保留着南宋古道,遍布南宋窑址,在当地村民中还流传着种种关于南宋时的故事。而现在高科技测试也表明,龙泉窑的黑胎,开纹片青瓷、造型、纹片,以及化学组成和郊坛下官窑都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虽然尚未找到南宋龙泉设立官窑的明确记载,但这已经并不重要了。

  元明

  或许元代统治者欣赏不了那种精美细腻的艺术,但瓷器仍然是贵族生活不可或缺的点缀。元代的龙泉窑依然为宫廷、贵族烧造瓷器,龙泉窑出现的八思巴文瓷器,就是一个力证。而元代的龙泉窑瓷器在风格上更是焕然一新。其实元代的蒙古统治者不是单方面地被汉文化所同化,蒙古铁骑在征服一个王朝的同时也带来草原的大气与粗犷。

  然而万事万物都有着兴衰变化,龙泉窑不是一棵常青树,龙泉窑从什么时候开始衰落,是一般所认为的明代吗?明代龙泉窑也有精品的存在是不容否认的,如果将这些瓷器联系起来看,会发现有一类瓷器在形神上竟是如此的统一:直径达60多厘米的大盘,直径达40多厘米的墩碗……精美绝伦的刻花纹饰是一种华贵富丽的姿态,而刻花与釉色融为一体的效果更可谓“羚羊挂角”,达到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这些都是普通的龙泉窑民窑器无法望其项背的。对照同时期的景德镇官窑器不禁豁然开朗,两者在造型纹饰上的不谋而合正昭示着这类龙泉窑青瓷器的身份。实际上,《大明会典》、《明实录》等古代典籍上都有关于明代处州龙泉官窑的记载,只是现在看来,这些记载多语焉不详,如雪泥鸿爪。而且长期以来,对于明代早期龙泉窑青瓷的认识不多,相关研究也比较薄弱,加上也没有找到权威的标准器和更多的实物证据,关于明代处州龙泉官窑这一问题往往被有意无意的忽略或回避掉了,而存世量稀少的大明处州龙泉官窑器也往往被误断为元代。

  大明处州龙泉官窑或许是龙泉窑创造的最后一次奇迹,然而它却被遗忘湮没了好久。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